芜湖单车网_芜湖自行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12
返回列表 发新帖
楼主: abc

单车无梦到徽州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9-28 03:32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
樟潭幽径到遥川

与大侠们分手以后,渡船启航驰向对岸,看着对岸的村落,又向船老大问起到底哪边是樟潭,船老大说,两边都属于樟潭乡,对岸是樟潭村,这边只是一个农贸市场,千年古樟也在那边。
渡船逐渐向对岸的樟潭村靠近,这新安江边的村落,都像一幅画,都是这样令人动容,眼下这幅画正在一点点移动靠近,从远到近,我手中的相机一直拍个不停。
不知道千年樟树就可以从船上看到,也没有问一下船老大,以为拍到了樟潭村的全景照片,后来才得知,只有在江心可以拍到古樟宛如国旗般的树冠,可惜船过江心,相机的广角已经加到顶点,左边的千年古樟也没有进入画面,唉!没有将相机左移一点。
图一:樟潭对岸樟潭村
C (1).jpg 上得岸后,没有进村,顺着江边小路沿江骑行,小路两侧风景不错,颇有风味的小亭似乎是后现代建筑,但是放在这江边村头给人观赏风景,的确是个悠闲的休息去处。
此刻的我游兴正浓,否则一定在这江边小亭打坐,对岸可以看见大侠们刚刚飞驰而过的公路,此刻他们也一定在兴奋之中,终于摆脱了我这100公斤的秤砣。
图二:江边小路有亭阁
C-(2).jpg 不一会儿看见樟潭的下渡口,那么刚才过来的一定是刚才是上渡口,这个渡口是一个停靠旅游船的码头,难怪这小小的樟潭村有上下两个码头,有旅游码头一定有收费口,果然是路口一座小屋是与一所学校连接在一起的售票处,看着我这个骑车来的游人,连收钱都懒得理我,任由我直骑进村,直到看到那棵巨大的千年樟树。
图三:樟潭下渡有樟树
C-(3).jpg 千年樟树王果然了得,在里面硬是拍不下大树的容貌,只得一直退到园门之外,才拍下巨樟一半的真容。
树旁有徽州古樟的记载,各县均有百年乃至千年古樟,两百树龄以上的樟树有数十株之多,漳潭村的这一古樟已愈千年,树高26米,胸周围9.2米,夺徽州古樟之冠。
四大主枝耸插蓝天,庞大的树冠浓荫蔽日,盖地1850平方米,几乎占了半个村庄,气势磅礴,甚为壮观,被誉为全国“樟树之王”。
更相传汉初名臣张良葬于漳潭,英魂孕育这棵惠泽村中张氏家族的樟树。
另外在徽杭公路旁还有两株古樟遥相对峙。其中一株35米比这樟树王还高,只是胸围6.9米不及樟树王,不知道是否就是我们此前路上看到的那好大一棵树。
图四:樟潭天下第一樟
C-(4).jpg
记得船老大说:看到古樟后就顺着园门外的路向东出村。
穿过樟潭村去遥川,这条路不要问村里的村民,除非他是遥川的村民,樟潭人一般不走这条小路,肯定是要你过渡回去从对岸公路走。
船老大的话和我做的功课完全吻合,我义无反顾地走上遥川小路。
说是小路只有1米宽,倒也是水泥铺设的村道,我想这里应当按我的标准分级。
这几年跑了不少乡村小道,国家也一直没有对这些小道给出标号,只是笼统地称之为C道,我是突发奇想,给这些村道加以标识编号,将C级村道再分为4级:
C1为2米宽或2米以上的村道,水泥或石子铺设,可以通行小型客货车或三轮及以下的车辆行人;
C2为1米宽的村道,水泥或石子铺设,可以通行两轮推车、两轮摩托及自行车和行人;
C3为1米宽或1米以下的石阶道路,不能通行车辆,只能通行行人;
C4为0.5米以下的土路、山路、田间埂道,只能走行人,单车需要扛车。
当然,按照我的分类,这里的小路属于C2级村道。
图五:C2村道去遥川
C-(5).jpg
刚才还在为我的村道分级自鸣得意,眼前就出现新问题,我给这C2村道定义为可以通行两轮车辆,前方路上就出现五级台阶需要停车。
好在这只是偶尔出现这样一处台阶,不会影响到小路的骑行,停车后推上去就可以继续骑行,看了一下这两边斜坡的宽度,两轮推车也能通行。
虚惊一场,差点将C2村道降低一级。
图六:村道台阶新问题
C-(6).jpg
小道在江边、田间蜿蜒,正符合年轻时一首关于小路的歌曲。
这次我轻装出行,省略了喜爱随身的一切物品,甚至于丢下了iPod,否则这时候应当是播放这首乐曲的最佳时刻:
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,将我带到遥远的地方。
我这时候想应当修改一下小路的这句歌词:将我带到前方的遥川。
小路又转到江边,此刻小路是最亲水的地方,对岸的房屋清晰可见,又来灵感:
天蓝蓝,水蓝蓝,江边小路骑遥川。
图七:小路伴歌去遥川
C (7).jpg
小路弯弯开始离开江岸,好像这里不爬坡就不能称作为路,好在坡度不大,否则一不小心会翻下山岗。
开始一直注意力很集中,在山岗的一侧换低挡骑行,谁知一棵枇杷树就长在路边,让你不得不承认这里真是枇杷之乡,可惜已经过了收获的季节,否则在这里采摘枇杷一定很甜。
图八:小路迎来枇杷树
C-(8).jpg
过了这个小山坡开始向下滑行,在这里谁也不能掉以轻心,下坡虽然陿意时速却不敢超过15KM,远处看见一座桥梁以为上了大路。
谁知道这是一座为小路修建的大桥,桥宽2米却专门为1米宽的小路服务,过了桥还是1米宽的小路,真是C2村道上的一种奇迹。
图九:小路之上遇大桥
C-(9).jpg
过桥之后小路没有回到江边,竟然直接指向一座山头,这可不是刚才那样的山岗坡道,而是一座真正的翻山之路。
犹豫之后,没有回头,小路越走越陡,不敢骑行只能下车推行,好在不到10分钟的上山之路又是下坡,比较我们在浮山走的山路,这里小路的平坦真是一流,我将相机转换到TV视频,挂在胸前按下快门,骑骑走走,任由相机连续拍摄,回家后一看视频片段,把家人都吓得不轻,这样的小路你也敢独自骑过。
小路现在又指向江边,远处出现村落,难道是已经到了遥川。
图十:小路也要翻山头
C-(10).jpg
进村之后小路变成了石阶,按照我的标准,C2村道降为C3,村里的人看到我见怪不怪,反正现在城里人哪里都敢走。
上前请教村民这里何处,回答果然是遥川,原先查询的功课是:小路到遥川村之后就没有路,这C3石阶应当是村内通行的道路。
看见我继续推着车向前走,一位村民不紧不慢地跟在我后头,小路延续到江边一个简易的码头,这位村民立即问我要不要过渡,原来他是早有准备,也对我们这些人早早地做完功课,我不过渡还能到哪里去,难道还要骑回樟潭。
我已经实践了原先的计划,虽然是C2村道,还是证实了樟潭小路通遥川
图十一:樟潭村道通遥川
IMG_3653.jpg
这里的渡船可不比大的渡口,是比原先小得多的渔船,这时才看清村民也是一位老者,身轻如燕上得小船,看着这船有点摇摇晃晃,我是倍加小心地跨上船帮。
我带车上船,船登时往下一沉,差点将村民老者掀下江,他稳住神后开始有点慌张,倒是我站稳脚步扶住车把,告诉他不用害怕,大不了你我都一起掉下去,弄湿了衣衫我带你游过江,还要他提醒我把相机扔进船舱。
闻此言老者开始划船过江,嘴里还嘟囔说你这样重过江要收2元。
船到江中,上游过来一艘敲打锣鼓的大船,老者说他们是要到前面的古戏台唱戏,你这时候过去一定赶上。
上岸又是一番折腾,老者是一靠岸就跳下船,他回去一定后怕,看着小船和老者离去的背景,默默地念叨:别了遥川。
图十二:我一上船他就慌
[ IMG_3656.jpg
(本段完 下篇待续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9-28 09:00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些景色都是我们没有看到的。
樟潭的两岸,西岸比东岸路宽阔,百里画廊总体西岸的路要好似东岸,西岸沿着一条油亮平整柏油小路我们骑性正浓,abc这时候要提出到东岸去,看我们犹豫不决的样子并主动提出你们先走,自己要多走走,多拍拍,约好街口回合。
我们在樟潭分别,5个人以20码以上的速度一路樟潭、绵潭、九砂、深渡。。。。。。
可惜走错了路,多走了17公里,以至在街口前面的巨川集中,abc还先我们到。集体吃旋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9-28 17:58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
枇杷之乡是绵潭

在遥川过渡到对岸,又回到北岸的公路,只看到绵潭枇杷驰名中外,竟然没有注意水岸边有绵潭村古戏台,等到车过数里,才听见身后的锣鼓响,心里这埋怨这锣鼓响得不是时候,刚才路过时偏偏不响,此刻一心想追赶前行的大侠们,不愿意再回头看戏耽搁时间。
其实刚刚错过的不只是绵潭戏,还有那将军埠和绵潭豆腐干,不能再往下面想,否则就要后悔断肠。
图一:车过绵潭枇杷乡
D (1).jpg
车过绵潭,一路上果然是枇杷漫山,就连田头、路肩、河岸、屋前,无不看见枇杷树的身影,看看拍过的每一张照片,那枇杷硕大的叶子都在眼前摇晃。
不敢再像刚才那样大意,将单车放慢速度,前方又有村落呈现水岸。
一个如画的村庄珍藏在山间,拉开相机长焦端一看,对岸小屋绿色的牌匾上写着绵溪卫生室,原来这新安江已然绕到另一侧,这里分离出来的狭窄水道应当是绵溪,这个村落当然是绵溪庄。
图二:绵溪小村山间藏
D (2).jpg
公路拐向前方的大桥,看来是要跨过绵溪从村旁擦过,这里的水系开始有点复杂,此刻新安江主干不知流到何方。
好在公路没有岔道,不需要问路只要顺路向前。先行的大侠肯定也是走过这里,奋起直蹬苦苦追赶,不敢再在绵溪闲逛。
图三:绵溪大桥过村边
D (3).jpg
村口路旁还是停下单车,要在路边小店买水给水壶灌水,心急赶路也使得我口渴难当。
补水之际,一条绵溪狗儿摇摇晃晃地走到车边,看来是想检查我的车况,看看这种单车没与见过,闻闻单车气味也不对,我正担心狗儿发怒,狗儿抬头是一脸和善。
图四:绵溪小狗来查岗
D (4).jpg
又要过桥,又要进庄,新安江的水系真是一笔糊涂账,不过每到一个村前,都是另有一番风光,不是拷贝,总有奇观。相同的是都是青山绿水白墙黑瓦,不同的是如同魔方组合变化无常。
这次是过了什么村已经不记得名称,不过记得过了这个村,再爬一个坡,深渡之前再也没有村庄。
图五:山村变幻如魔方
D (5).jpg
我不记得村名,小村非要留给我印象,一条细细的溪流,一条小小的水坝,没有渔梁的宏伟,却是情趣满怀,几级工整的台阶,数片枇杷的绿叶,衬托起坝下的水花。
虽然在徽山徽水这样的水坝随处可见,也如这山间的村落一样,大大小小不会重复,点点滴滴让人感叹。
图六:村头溪口小渔梁
D (6).jpg
出村之后最后一坡,虽然不高还是汗下如雨,主要是心黑没有降到低挡,一股子气就蹬到坡上。
不容我不下来休整补水,才发现路边一座石垒柴屋另类风光。
仔细端详,并不规则的石块垒成笔直的石墙,还能依照山的坡度垒出斜线,屋顶虽说是一块预制板,盖在上面是分毫不差。
里面堆放着不多的干柴,山上的来水丝毫没有影响屋内的干燥,简易的小屋显示出村民心灵手巧,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在这里埋宝藏钱。
图七:石垒小屋有讲究
D (7).jpg
车过山坡是下山的坡道,在道口新建了一座现代牌坊建筑,好像是山水画廊这一侧的入口,一旁已经修建好售票门窗。
下到平地视野也豁然开阔,新安江也不知道从何处来到眼前,前方出现成排的房屋和楼宇,江中游船穿梭,岸上广告林立,一幅城市气派,游客聚集,车水马龙,我已经闻到深渡的气息,深渡在招手,深渡在前方。
图八:枇杷之路到深渡
D (8).jpg
(本段完 待续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9-29 09:22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么多你,我去过N次歙县,没今天看得这么美,PFPF。歙县的《枇吧》叫《金钱枇》,因为和金钱豹大小一样而这样称呼,小而甜。我们马也去了,好好77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0-2 22:29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
威坪新路到街口

之所以要给本文起这么一个题名,就是因为这是一条2009年刚修通的近路,不仅仅是比原先近了一半路,而且是顺着新安江继续着山水画廊的骑行。
追赶前行数人到达深渡,路口招揽生意的店老板说几个骑车人已经过去近一小时,三男一女,急急匆匆连午饭都没吃。
与前些年来此相比较,深渡还是有一些变化,首先就是街口新竖起一座雕塑,不锈钢的材质好像与古徽州的山水文化有点冲突,芜湖镜湖边也曾有过粗壮的荷花女,不到三年就在一片倒彩声中被拆除。好像新兴的城市雕塑都会有一个交学费的过程,不知道下次来此会不会看到这座雕塑,不管价值雕塑如何,先拍一张与单车的合影作为历史见证。
雕塑后面是我和老伴来此住过的宾馆,好像那时候是一星级。
虽说肚子给店老板忽悠得有点饿,还是不敢停留继续赶路。
图一:单车深渡见雕塑
E-(0).jpg
说到近路,还是要归功于热水一桶在上个月偶然走上的这条新路,无怪乎我们在南源口遇见的黄山车友说我们今天最多赶到街口,估计他们认为我们找不到新路。
出深度去街口是威坪方向,一出深渡就面临地图上无法提供的选择,在定潭口两条县道十字相交,深渡和威坪之间原先是直行走X004,这是要绕行很远的老路,找到热水一桶从威坪来的新路,一定是顺着X012往南走。
没有犹豫向右转,很快就车到正口渡,又在路口小店补水问路,店老板说由于公路交通方便,现在连深渡来的班船也不停靠正口,镇上还白白地又修了一个新渡口。
下一个路口是武阳,按照老板的交待向右过桥。后来得知,先行的大侠们一开始上X012并没有走错,错的是没有在武阳向右转,走的是去X012的终点周家村,这是一条不通威坪的路,好在旋旋跑出8公里及时发现,来回折腾多走了17公里,武阳到周家村有15公里,如果没有及早发现那还要走30公里冤枉路。
店老板一再交待我,一个原则是顺江走,看到路口向右走就是新路,不过这条新路修的问题很多,连验收都没有通过。
不管验收如何,这条路对单车而言,简直就是天上的神仙之路。
图二:新路验收没通过
E-(2).jpg
武阳右转不久,路边又转到新安江畔,在沿江的山边切割出来的公路,当然是沿着江畔蜿蜒,随处可见江水倒映着青山蓝天,还有划过江面碧波的小船。
比较原先那绕道去威坪的老路,沿江的这条新路是一路风光秀丽,景色宜人,骑行在这里很是耽搁时间,不能老是停车拍摄,收起相机急急赶路。
图三:沿江公路风光秀
E-(3).jpg
车过小川,路边上有人在岸边拍照,沉重的支架上架着长焦大炮,对着对岸的山上不知道在拍什么,我停下车来也举起相机,拉近对岸的景色似曾相识,正当想起来之际,过来一位突然鼻孔出气,你知道那是哪儿,你这傻瓜能够得着?
其他几个一起嗤鼻讥笑,我想今天真是碰见蛮横的主,说傻瓜是相机还是我?
我没好气地回答:对岸那山顶上号称是天下第一家,那家人姓什么你们知道不知道?
他们收起笑容问:姓什么?
我没有回答继续对第二句话发难,我说这G9马马虎虎,长焦230刚好超过你换上的镜头,轻便防抖拿起来就拍,不像你们这些单反大炮不能防抖,不撑起支架拍不清楚。
看到我LCD上显示出千米之外的清晰图像,他们没有再继续炫耀,我骑上单车没有回头,飘给他们一句话:那山上人家姓驴!
我们这些色驴都有一大通病,不用心去拍好照片,光知道怎样烧设备。
图四:山上人家不姓驴
E-(4).jpg
这里是新安江的主干再也没有疑问,比较先前的江面是更加开阔,沿岸两侧风光继续着山水画廊的风格,隔江看对岸的又是一个山中集镇,追上一个同行的骑车人问了一下,那是重镇三港。
图五:重镇三港在对岸
E-(5).jpg
继续在公路上的骑行,其实公路本身也是一道道风景,前方的公路要穿过又一条水道,我正骑车侧着身体拐向穿水的大桥,依山傍水的公路不仅要切开山岩,还要给这无数条山涧水道架桥,也记不得这是第几座这样的水道桥梁,反正是一条山涧一座桥。
图六:一条山涧一座桥
E-(6).jpg
对岸山上的黄土屋隐匿在树丛中,我比较喜欢这些本色的画面,正在仔细搜寻拍摄的角度,刚才遇见的那几个色驴,开着越野又从后面赶上来。
这次是我在撑起支架,他们反倒是手持单反拍摄,原先的格局完全颠倒,看起来都不相信摄影的陈规戒律,直到我收起相机离开,双方都没有再挑起冲突。
旅行者,各有各的方式,你选择开车,我选择骑车;
摄影者,各有各的视角,各有各的收获,你选择现代,我选择古朴。
图七:山间树林黄土屋
E-(7).jpg
骑行到新溪口,恰逢前往对岸街口的班船靠岸,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,都不用再找船渡到对岸,而且是连人带车只要2元,差点在街口镇的新门上岸,船老大笑起来,那有你这样性急,下一站才是街口村老港。
转过一道河湾,对岸熟悉的集镇呈现眼前,那才是我几年前路过的街口,河口出现标牌,用相机当作望远镜一看,果然标牌指向巨川的入口。
镜头扫描左右,这山水之间的集镇没有多少变化,大桥屹立,平静依旧。
图八:溪口渡船到街口
E-(8).jpg
渡船向南岸的街口靠近,回头看北岸高山峻岭上市层层叠叠的房屋、梯田还有浓密的树木,这北岸也树立着街口的标牌,怕去街口的人找不到渡口,原先还担心过渡存在困难,如今就在江心碰到一艘渡船。
图九:渡船隔岸两重山
E-(9).jpg
原先约定下午1点赶到街口对岸,如果乘渡船是2.5元到街口,不过我乘的是对岸新溪口的班船,更加舒适平稳,而且比街口的渡船便宜五角大洋。
上岸时渡船停靠在街口正渡口的码头,比较渡船的小码头上下更加平缓,我推着车慢慢上到那街口的小街,小街竟然比水面高出三层楼。
上得高岸回首江面,渡我过江的班船一声汽笛长鸣,下船前听老大说往前开是浙江的南赋。
五十年前这里曾是一个徽州古镇,千岛湖蓄水之后将整个城镇淹没水中,只剩下一个街口小村,但是人们还是喜欢把这里叫做街口,喜欢这街源河从这里流过。
图十:徽州古镇在水中
E-(10).jpg
渡口码头上有悠闲的镇民在小街上下棋,还有众多看棋的观众,向他们打探是否有3男1女骑车的人从这里走过,回答竟然是只有2男刚走。
这时候江心一条渡船上的老大,远离岸边就看见我推着单车,隔着江水向我直招手,还变换手势指向那吊索桥,我终于看明白是他在告诉我,有人刚乘他的船过渡,现在已经过桥向前走。
街口的人真是热心肠,倍加感觉这山里人的淳朴。
不过从这渡口的小码头往下看,这小码头上岸的台阶真是很陡,远没有正渡码头那样舒服。
图十一:淳朴街口山里人
E-(11).jpg
从小街还要过吊桥到小河对面的公路,问了一下当地人这条支流小河叫什么名字,回答是五花八门,有人叫街川,有人说是街源,还有人说是街口河,竟然还争得面红耳赤,回来之后翻查资料,所有地图都没有标注,不过根据歙县对新安江支流的诠释,对新安江的一、二级支流多称为源,这样说来这条小河应当叫做街源河。
这街口大桥的台阶是如此陡峭,扛车上桥是腿肚子直发抖,从小街的台阶上到吊桥,往下一看还真有点发怵,高高的台阶不知道有多少级,竟然爬到吊桥的桥面,赶快拍一张照片看看有多么囧,不是指大桥的囧,而是我近乎发疯的举动很囧。
图十二:爬上吊桥才算囧
E-(12).jpg
这座街口的标志大桥从下看十分雄伟,其实是一座只能通行行人和自行车的步行桥,在上面骑车还有点晃悠。
很多人游千岛湖都走过街口,不过他们是在游船上抬着头看这座桥,桥这边有个长长的坡道,平缓地把我带上比桥更高的公路,我现在是在比桥高出数十米的公路上看这座桥,又是一种审视的角度。
图十三:桥后更上一层楼
E-(13).jpg
在桥口小店补充水分,问一问是否看见3男1女从此过去,老板说只见2男过去,我正在疑惑前面的2男是谁,是赶来会合的热水和蛋蛋,还是老虎丢下了1男1女。
后来得知是更早出发走荆州公路的2位大侠,千辛万苦赶到街口与我们会合。
给小店送货的货柜车,上边的驾乘都以为我老头一人单车到此,都直竖拇指夸我,知道我要骑到长陔,更是要相约长陔再见。
这使得我再次感觉到山里人那份热情和执着。
(本段完 下篇待续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0-4 14:27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顶~~~~~好景啊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0-4 17:13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溯流街源到长陔
从上午开始,我已经骑完山水画廊到街口,没有在街口村停留,在吊索桥上跨过街源河,来到街口到歙县的X001县道,从道路的编号来看,这是一条最早的贯穿歙县南北的陆上通道,不惜翻过千米之高的长陔岭,我现在从这县道的零公里处开始了向长陔的骑行
在巨川前追上先行的两位大侠,偶然回头的蛋蛋看见是我,立即表现出满脸的惊讶:你怎么跑到他们的前头?
热水也说刚刚打电话给老虎:说你们跟ABC怎么会走错路,是他们丢下你还是你单溜?
可以想象此刻的我是多么的得意,还是要表白一下:不是我单溜,是他们想准时与你们会合,没有按照我原先的安排过渡,我也不愿意拖他们的后腿,只能自己在后面慢慢转悠。
没有想到他们竟然饶我17公里,真不好意思,我是玩够樟潭遥川还能在他们先到。
图一:秋风得意巨川口
F (1).jpg
下午2点,后边的四人赶到巨川,他们是出深渡后在武阳走错路,发现以后多走了17公里冤枉路,所有人在纠正错误的骑行中倍感崩溃,最遗憾的事情是竟然还拉在我之后。
虽有曲折,毕竟是三支队伍在巨川胜利会师,此时加上2位先行数天的大侠,我们的队伍扩大到原计划的7人。
下巨川桥进镇,在小饭店搞酒,饥肠辘辘的7人将桌上菜肴一扫而空,下午3时继续赶路。
图二:巨川会师蛋蛋笑
F (2).jpg
停留巨川,竟然没有了解到巨川周边全是绝佳胜景。
X001县道从街口开始有些坡度,从街口到长陔要提升100多米,好在这段路到长陔有足够的长度减缓坡度,上上下下的道路骑行起来十分舒服。
酒饱饭足,旋旋立马开始显示能耐,一路发飙骑在前头,蛋蛋也不甘示弱,追上去与他比拼,我很快就是拉到最后,原先的得意劲头完全消失,一路好景又想拍照,拉开太远又要追车。
又转过一个村口之后,前面的大侠们早已经飙得无影无踪。
图三:街口长陔山村路
F (3).jpg
来此以前,以为这街口到长陔之路会是非常艰难,有一个备份方案就是乘船。
在街口就打听是否有船能逆流而上,回答都是船只能通到巨川,过巨川以后街源水浅不能通航。
我奇怪现在早已经是离开巨川,从街口到这里也超过10公里,这水道依然是如此宽敞,谁说街源不通航。
图四:街源止水在巨川
F (4).jpg
刚刚还在为水深水浅怪罪于人,眼前景象就让我不敢想象,街源之水突然枯竭,原先宽敞的河道变成狭窄的乱石荒滩,更有甚者的是在河中经常出现拦河的坝墙,就是水再深也无法通航。
难怪有点电子地图上干脆就将河道不再标示,免得有人想设计乘船路线。
图五:乱石荒滩街源河
F (5).jpg
河道再次宽敞,街源秀水青山,这是坝堰抬起来的河流,一年平安如镜,山水一发如狼。
根据原先的功课查询,眼前这秀丽的小镇应当是小桥头,是啊,小桥头焉能无水,否则是实名难当。
图六:秀水青山小桥村
F (6).jpg
车过璜田,小村勾引出我无尽的热望,璜田是街源之源,四水横流,无数古迹,无尽风光,古人说:
街口进街源,只见青山不见田;
处处有佳境,神仙凡怪踏访前。
从璜田还可以深入街源最令人遐想的苏川,只能留给下次作业补完。
图七:只见青山不见田
[ F (8).jpg
车过胡埠口,前方白沙湾,来时那街口的货柜车司机说:一过白沙湾,街源走一半。
河道再次变窄,乱石又出水面,不知水下是否有暗流沙漏,这河水会消失成如此模样。
街源河就是这样奇特,一年四季,水落水涨,一水十节,变化无常。
不变的是那古朴的石孔桥,不变的是那河岸的苍翠山。
图八:浅谈石桥白沙湾
F (9).jpg
又遇见那货柜车,一路上给沿途店家上货下货,真的是在跟随其后,更巧的是在长标路口,我等正在迷惑路牌为何指向歙县而不是长陔,又遇上赶上来的送货车,告知此地歙县方向就是长陔,大家戏说芜湖三百万人我认识二百九,就是在长陔也有认识的人在指路。
这里开始有点上坡,托着沉重行李的热水一桶有点拖后,看到我们问路就赶上来说,还用问吗,到长标的路是支路,当然是往歙县方向。
我想这路牌设计真是有点囧,让人看起来有点糊涂,非要指向那翻越长陔岭才能到的歙县,也不想我们刚走水路过来,歙县是在身后,前面就是长陔,路牌就是没有。
图九:不走长标出口路
F (10).jpg
晚5点赶到长陔路口,在离长陔2KM的时候,突然有一段崎岖的山路,长陔开始给我们下马威,一路的主要路段路况尚好,徐勇骑的公路车到此必须下车,这离长陔近在咫尺的崎岖山路,真叫你连骑带爬。
烂路、阴天、乱石、大汗,没加修饰拍出来的照片,真实再现天昏地暗烂路王。
徐大侠让我推他的公路车,果然轻松不少,又将我的车推上山,再下山来将自己的车推上去,在6点之前赶到长陔,玩骑游爬的行程是105KM,住宿长陔,继续搞酒。
图十:长陔乡前烂路王
F (11).jpg
这长陔饭店住宿不贵,一人一宿只要10元,老板是这镇上的知名人士,街中心两边都有店铺,进店伊始,恶习不改的蛋蛋就开始和老板娘搅和,还当着老板的面直夸老板娘漂亮,徐娘半老的老板娘被夸得心花怒放,也不怕老板拿刀来砍。
旅社用的是太阳能热水器,山里水凉,天阴只能加热到微温,凑合着洗净一路风尘,立马钻被窝进入长陔梦乡。
(本段完 待续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0-5 08:15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
对楼主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0-8 06:33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骑云踏雾长陔岭
从年轻时刚买第一辆单车算起,到老已经骑一辈子了,骑车有一点是最为令人爱恨交加的,那就是骑上下坡。虽然上坡的辛劳被下坡的愉悦所掩盖,但是那永久28大杠就根本不是为爬坡设计,好在我的城市只有为数不多的桥梁可以称为坡。
拥有变速车以后,一度彻底颠覆了爬坡的概念,好像一时间所有城市的道路和桥梁都不存在坡道,爬坡的感觉只能在市郊的立交才能体验,年龄和体重的增长没有给我带来什么负面影响,骑友们只有在上坡的时候能够超我的车,我却在辛劳中等待下坡的那一刻,因为体重和惯性是成比例增加的,下坡时我总能找回第一的感觉。
骑完芜湖骑皖南,到了皖南那无尽的漫漫群山,爬坡才真正成为考验,噩梦逐渐替代愉悦的感觉。
然而,我还是愿意找到这样的刺激,这样具有噩梦般感觉的爬坡。
为什么说这么多的废话,是因为我今天要爬一个从未遇见过的大坡。
图一:一出长陔就是坡
G (1).jpg
还是要说几句废话,否则不能解释我这偌大年纪为什么要骑年轻人都发怵的这个坡。
皖南山区到处都是坡,一上黄山和歙县的公路,就有数不清的坡道,就连新安江岸边的道路也是上上下下闹个不停,可是越是高处就越是有好景,要说爱你不容易,我还是渐渐地开始爱上了这些个坡道。
昨天从街口一路走来,那30公里上坡只提升不到200米的海拔,已经感觉不出什么困难,领教进长陔之前遇见的下马威,一一骑过之后,鼓足勇气来试试骑这长陔岭,还要考虑怎么样来打退堂鼓。
号称歙县三大坡之一的长陔岭,我为何设计从街口进来,并不是我非要找比北坡更陡的南坡,而是我希望坡道更短一些,哪怕是它更陡更苦,能在有限的距离里熬出头。
天蒙蒙亮起床,简单早餐后开始上路。刚一出长陔那个小镇,立马就是上坡的坡道,骑行开始时脸上还尚存有笑容,上面那张是热水给我出发时的写照。
图二:朦胧清晨长陔乡
G (2).jpg
为什么题目叫骑云踏雾,道理很简单,大山清晨的云和雾是分不开的,骑在云里面就是雾,踏在雾上边就是云,不说是腾云驾雾,也能说是骑云踏雾。
这条歙县的X001县道,在街口村是零公里,长陔乡是35KM,爬过第一个坡时路碑已经指向36KM,第一公里的爬坡就使我钻进云雾中,歇下车来一回头,漫漫大雾紧跟在我身后。
图三:骑云踏雾在山中
G (3).jpg
爬长陔岭这样的大坡是第一次,一开始就降到最低档的速度爬坡,伴随我2万公里的单车已经和我一样显出老态,咯吱咯吱地呻吟抗议着我的体重。
盘山公路都是一个德行,就是不断地转来转去,要命的是这种上坡是没完没了,很快大侠们就把我丢出一个盘山道。
先行者在上边不断呼唤着我,听我的回应来确定我落后到什么程度,更有甚者在透过盘山公路间隙能够看到我的时候,拍下我在云雾中狼狈爬坡。
图四:云雾盘山我掌舵
G-(4).jpg
看见38KM路碑,长陔南坡爬过一半,此时高度也提升到半山腰,长陔小镇早已经淹没在云雾中,太阳还没有升起,远处的群山开始在晨曦中显现轮毂,大片滚滚的云雾在山腰变幻流动,单车登高的优点就像突发事件一样,随时随地可遇见风景壮丽,没有预报,只有机遇。
图五:云雾山中侯日出
G (5).jpg
毕竟是县道,山里偶尔会看见极少的几家住户,屹立在大山的房屋虽然简陋,却彰显出山民顽强的生命力。
大汗淋淋,挥汗如雨,汗流浃背,汗衣湿透。
我不知道还能找到多少形容汗水的词语,还是不能准确体现此时此刻的一身汗水,几乎是每隔一个盘山弯道就要停车、补水、擦汗、歇腿。
图六:云雾小屋停单车
G (6).jpg
一对狗儿从雾里窜出来,不知疲惫地在山路上奔波,好像要和我的单车比一比爬坡。
狗儿不像我那样满头大汗,嘴里向外轻松地吐着舌头,狗儿们十分聪明地选择公路最靠边的地方,那里是车轮碾轧的误区,虽然狭窄却异常平整,不用耽心将狗爪磨破。
山里狗儿是如此的强悍,平时都拿长陔岭练脚散步,不一会儿两只狗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估计前面的几位大侠也不是狗儿的对手。
图七:狗儿爬坡是散步
G (7).jpg
盘山道边又见人家,还有一个参天大树屹立路口,仔细一瞅是一颗板栗树,无数刺球带着风声摇晃,树叶一片沙沙作响,催着我不要光记得休息拍照,要追上前边的队伍。
图八:好大一棵板栗树
G (8).jpg
山上边传来一阵欢呼,原来是他们到达长陔盘山道的顶端,刚好看见初生的日出,这时候我也靠近山顶,却在盘山道的背面一侧,虽然满天金光普照云端,但是老天好像是在和我们开玩笑,先上山的大侠没有带相机记下那壮丽的时刻,带着相机的我却看不见那一轮红日。
想起早晨不肯起床的璇璇,宁愿躺在床上听杀猪的叫声,也不愿意早点起来上路,否则哪里会错过美景,以后一定要早早上山等日出。
图九:金色云海错日出
G (9).jpg
上到40KM路碑,已经是走在长陔岭公路的顶端,预计的爬坡里程已经超过,前方还没有到岔路口,虽然坡缓,还是上坡。
登长陔岭我决心自力更生,当然是拉在最后,热水驮着几天来一直也没上的沉重帐篷,还不断地向后面的我喊话,这次如能登上长陔岭,真要多谢大家帮助。
图十:长陔岭头上坡路
G (10).jpg
体力透支的大侠们虽然休息许久,也还是不能完全恢复体力汽车,我这一段最后的爬坡是一直在推车,蛋蛋看着疯狂的璇璇一路领先,无可奈何地在最后的冲刺中败阵下车,下车没什么,回头笑一个。
其实这时候笑比哭难受,能笑就是胜利,能笑就是幸福。
图十一:蛋蛋璇璇拼爬坡
G (11).jpg
在出长陔之后就将码表归零,原先用卫星计算的长陔南坡4.5公里应当很陡,谁知码表记载足足多了1公里爬坡,估计相应要减少一点点难度,但是这还不包括进入长陔时那崎岖陡峭的爬坡。
我终于爬上了长陔岭,这里是号称长狮白的第一步,见好就收,我选择直行从北坡下山享受幸福,大侠们选择右行继续噩梦。
解释一下,长狮白是黄山车友发明的词汇,是骑行长陔岭、狮石岭和白际岭的简称。
大侠们向我提出继续向狮石白际前进的要求,我是婉言谢绝,我知道自己是什么分量,真要骑不动时,谁也扛不走我。
这也是原先的安排,我爬长陔岭后向北去绍濓到黄山,长狮白剩余的部分是狮石和白际两个更困难的行程,留给这些更加年轻的人继续,分手之前合影留存,记录这一分享喜悦的时刻。
图十二:分道扬镳长狮白
G (12).jpg
过来几个长陔岭道班的值班人,看着我问两个问题:你年纪有多大,这么胖有多重。
一句话就回答了两个问题:64岁和100公斤!
我的回答让他们大吃一惊,如此年纪和体重能带著单车爬上来,目前你是第一个。
鼓励一下单车骑友,我能爬上长陔岭,相信其他骑友来此一爬感同身受。
当大侠们还在奋战狮石之际,我已经一路下坡飘过绍廉,其实绍廉到浯村还是有些起伏,但是比较之前的大坡就不算什么,一过浯村就是著名的花山谜窟,但是二十年前原始模样已经看过。
中午到达黄山火车站托运单车,下午回到芜湖。
晚6点电话联系挑战全程的大侠,他们也已赶到黄山车站,明日凌晨到达芜湖。
(全文完)
图十三:挑战长陔线路图
G (13)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0-9 16:49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洋洋长篇,一气呵成,此等单车美景,令人刮目相看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0-10 09:11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是旋旋我怕谁?
旋旋2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0-10 22:41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上一张旋旋的雷人照
旋旋1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0-11 16:56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文美.景美,我这次去的路好象不一样,要认真研究,好好学习,有机会再跑一次.顶上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0-13 10:36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新骑军单车大片在市民心声点击三千,顶贴过百,被誉为徘徊在牛A和牛C之间的人。

点击进入

点击进入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0-14 20:48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从珂田、瑶里回来后再细细补看后面续发的部分,又平添许多感慨!
骑车辛苦,但回来后再回顾自己所走过的路,是那么的耐人寻味,迷恋。
这就是自行车旅游让广大骑车人痴迷的原因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0-14 22:03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引用第34楼虎踞龙盘于2009-10-14 20:48发表的:
从珂田、瑶里回来后再细细补看后面续发的部分,又平添许多感慨!
骑车辛苦,但回来后再回顾自己所走过的路,是那么的耐人寻味,迷恋。
这就是自行车旅游让广大骑车人痴迷的原因。
精辟!经典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0-17 11:12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实在不能再往下看了,不勾引的都不想上班要去玩了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9-12-15 08:52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迟来的祝贺——辛苦了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芜湖单车网 ( 皖ICP备11018398号 )

GMT+8, 2019-4-20 00:50 , Processed in 0.136689 second(s), 15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